您的位置: 文學天地 > 正文

清歡至味

2020-01-03 17:26:13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薛芳芳

  越來越喜歡清凈的生活,清淡的食物,清澈的圈子。

  一

  一天,正在忙著一份手稿,霞姐打來電話說,朋友F中午要做咸米飯,讓我下班后過去。不記得是第幾次去他那里吃飯,炸醬面、撈面、咸米飯、燴菜,每一次都不重樣,從食材到餐具,看著舒心,吃得開心。我們每次都要狠狠地夸他,夸他做的飯是人間真味,夸他腌制的小咸菜清新爽口,夸他挑選的餐具有格調,夸他做事做人力求完美。飯未下肚,酒未醺,他已顏面改色,儼然一副大男孩模樣,完全沒了日常的傲氣。他平日不下廚,一旦下廚絕對是大師級別。霞姐最喜歡品嘗他做的飯菜,過段時間就會在微信群里喊,好久沒有吃咸米飯和炸醬面了。他從不在群里作答,但是很快就會以一頓色香味俱佳的大餐作為回應。我樂得享用,每次佇在那里,靜靜看著他們忙碌,心生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歡喜。朋友,最終是對你知行合一的人。

  他不管做什么菜都特別講究甄選食材。就說這咸米飯吧,選的是五常大米,用的是農夫山泉水,上好的肋骨和牛鍵搭配農家干豆角和粉條。做咸米飯的方法大同小異,食材不一樣,味道大相徑庭。聽他這么一說,我們感覺這咸米飯更加不同凡“香”,每個人又盛了一碗。他事先還炒了辣椒,腌了咸菜,煮了青瓜紫菜湯。他說青瓜片要切得薄而均勻,在湯出鍋前放進去,可以保證瓜片的清香,湯味也會更加鮮美。如果瓜片放得早,在鍋里煮的時間長,口感和品相就會大打折扣。在我們眼里,他一直是個簡單純粹的人,涇渭分明,又有著青瓜紫菜湯的妥帖和溫暖。

  二

  單位附近,有一家開了十多年的米皮店。夫妻二人經營,妻子身材嬌小,丈夫高大偉岸。夫妻倆身高反差之大,也引發了許多客人的關注。我和妹妹都喜歡他們炒的米皮,別家炒米皮只放蒜苗、蔥花、綠豆芽,他們家除此還搭配了紅蘿卜絲,品相好,味道清新不油膩。但凡路過,都會到他們的店里。

  每一次見到女主人,都心生敬意。她的身材完全是一個小女孩的模樣,可能也只有一米四左右。每次去店里,她都在忙碌著,即使懷孕,也沒有停止。不知道她小小的身軀里,蘊含了多少奇跡般的能量。

  又是好久沒去她店里,但是在心里惦念著,也虔誠祝愿他們的小吃店生意紅火,生活幸福。一天,沒有食欲,剛好路過他們的店,就想起了他們炒的米皮。一推開店門,就看到一個笑臉相迎的小女孩兒??次乙苫蟮難凵?,女主人告訴我,是他們的小女兒,已經蹣跚學步了。同時,還發現隔壁又多了一間門面,他們的大兒子正在寫作業。她問我,炒米皮是不是要辣椒,還要菜多一些。過了那么久,她還記得我的口味,讓我感動于她的用心貼心。她愛人在忙著片魚片,說是晚上要做酸菜魚,還打電話讓他們的姑姑過來一起吃晚飯。他們夫妻在忙著做飯的時候,我逗著他們的小女兒。小女孩隨著爸爸長,大眼睛撲閃閃,特愛笑。小男孩不時過來看看妹妹,一會兒親親妹妹的額頭,一會兒給一塊面包,一會兒搖搖小車,笑著,哄著,寵著。夫妻倆在廚房里邊做飯邊說笑。尋常的日子,被他們過得活色生香又溫情脈脈。過往的艱辛,不必說,只要余生都是你,風里雨里都是歡喜。

  三

  奶奶去世后,父親的小姨就是我們敬重的長輩之一。我們稱她為“小老姨”。她和奶奶長得挺像。所以,我們從心底里又多了幾分親近。小老姨和老姨夫一輩子生活在山區,很少來城里,兒子們都成家立業,大兒子還當了爺爺。兩個老人平時吃喝不愁,農忙時也幫助兒子們收拾莊稼。這些年,山區時興種植辣椒,每到秋天他倆就忙個不停,給大兒子摘完辣椒,又去二兒子家里摘,一年到頭,還是忙個不停,也感覺體力不支。后來,他倆到城里找到我父親,讓找個看大門或者環衛工的活兒干干,兩個人想清清靜靜地過好以后的日子。

  這不,他倆一干環衛工作就是快十年。每天早上,老姨夫穿著工作服騎著三輪車拉垃圾,小老姨就幫他打下手。兩個人一起干活兒,居委會只給一個人的工資,一個月一千多塊錢,但是他倆樂在其中。上午10點多干完活兒,兩個人洗漱完畢,換上整潔的衣服,到附近的公園里看看,去超市里逛逛。我每一次遇見,他們都是笑呵呵的。小老姨總說,這活兒可比莊稼地里輕快多了,一點兒也不累,身體好好的,自己勞動勞動,鍛煉身體還賺錢,不用向孩子們伸手,再說孩子們也不容易,她花自己的錢也覺得心里敞亮。父親總是勸他們不要再干了,畢竟也是快八十歲的人。居委會也覺得他們年齡太大,想辭退他們,他倆總說身體硬朗著呢,一年到頭也沒有頭疼腦熱。父親在醫院住院時,他們過來看望。臨走,我送他們到大廳,老姨夫笑著說:“夏天天兒熱的時候,我和你老姨就在醫院的大廳里涼快會兒,有時候也會去超市里轉轉?!斃±弦趟擔骸白獾姆孔釉詼?,水泥板房頂,夏天特別熱,一晚上要起來洗好幾回?!彼切ψ潘黨隼?,我聽著心里泛酸??梢韻胂?,將近40攝氏度的高溫天氣,兩個老人住的房子里,人根本坐不住,只能找地方納涼。醫院是許多人不愿去的地方,但是他們毫不避諱,只是簡單地想著找個涼快的地方休息一會兒。這是多么樸素美好的日常,看著你涼快,我也涼快,然后,我們一起回家做飯,第二天我們再一起干活兒,然后一起去轉轉,玩玩。我們白發蒼蒼,但不風燭殘年,粗茶淡飯,相依相伴,如此甚好。

  人間至味是清歡,是久處不厭的平淡,是你說我應的簡單,是看你微笑著,就幸福和美好,是你走,我不送你;你來,無論多大的風雨,我都去接你。唯如此,才純粹,才澄澈,才無憾。(李娟)



回頂部